Rt三角形·在线爬墙

你好呀小可爱
请务必点开↓


本人现在初三狗
是个只会沙雕的三角形
磕得可杂了 除了逆攻受外没有洁癖✔
日常爬墙
现在主吃克利切先生,山治sama和陈二赤,磊哥,三省哥哥
扣扣2014538035
欢迎找我玩er
最后谢谢林哥的头像,我爱他| ᐕ)୨

「all社」沙雕狼人杀2

220V照明电路




all社沙雕向




狼人杀梗




内含园社园 欺诈组 律社
微量佣社 幸社 前社 裘社 牛社等等




侦探出没注意




不要在意逻辑辽




不对




我没有逻辑
沙雕要什么逻辑
日常ooc
「理不直气还壮」













“那...替身,先从你开始好了。”奥尔菲斯抱着看戏的心理点了小幸运的名。
“不要那样叫我,你个辣鸡er侦探。我是好人,没什么要说的。”小幸运的脸上波澜不惊(怎么感jio这个词怪怪的),随后又笑了一下,奥尔菲斯感到背后一凉,“还有,你是不是忘了什么?”
小幸运这么一说,奥尔菲斯才猛地想起来,自己把猎人给忘了。
“咳咳,小幸运你说完了对吧。奈布,到你了。”奥尔菲斯正企图掩饰着自己年纪大了,记忆力不行了的这个事实。
奈布:“我......好人。没了。”
奥尔菲斯:“瑟维你呢?”
瑟维:“好人。”
奥尔菲斯:“好吧,皮尔森到你了。”
克利切:“克利切是,神职,还有,老神棍是狼。”
“诶!为什么!”这是来自一个老瑟维的嚎叫。
“奥尔菲斯让狼睁眼的时候老神棍呼吸节奏乱了。接着突然把手放到了克利切腿上。就这样。”
“......”
“烧了他吧。”
“......我没有意见。”
“我觉得我们可以直接投了。”艾玛微微的笑了下。“我投罗伊先生。”
小幸运:“跟。”
奈布:“......跟。”
莱利:“我跟票。”
威廉:“跟。”
凯文:“跟。”




......真是令人头秃




瑟维:兄弟们醒醒,咱们是一个阵容的!




谁让你动了那个姓皮尔森的男人。
奥尔菲斯今天依旧是担任着吐槽役呢!可喜可贺可喜可贺。




“瑟维出局,游戏继续。”




“天黑请闭眼,猎人请睁眼。”




玛尔塔怨念地睁了眼。奥尔菲斯有点害怕。




“你要开枪吗?”




玛尔塔轻轻摇了摇头。




“猎人请闭眼,守卫请睁眼。请选择你要守护的玩家。”




威廉想了想。
不能守前辈的话......
那就随便选一个幸运的孩子好了。




威廉用眼神戳向了对面正前方向,然后在特雷西和凯文中间选择了特雷西。
果然今晚我们的艾利斯还是没有想起来可以守自己。




“守卫请闭眼。狼人请睁眼,请选择你们今晚要杀死的玩家。”




这会儿只有四个狼人加一个小幸运了。




怎么办?莱利做着口型,并尽量保持着平稳的呼吸。忘了说了,他也坐在克利切旁边。




......




淦,你们倒是搭理我一下啊喂!
从小接受良好教育的莱利第一次这么想要骂人,并且没有控制好激动的情绪。




“请选择你们今晚要杀死的玩家。”奥尔菲斯等得有点心累,有把词重复了一遍。




艾玛看了一眼凯文,达成了某种共识,做了一个“特雷西”的口型。
对不起了小特,谁让你坐在两个狼中间呢?
特雷西下意识把怀里的吴克抱得更紧了一些。




“狼人请......”
“狼人请闭眼,女巫请睁眼!”观战的瑟维一时兴起,抢了奥尔菲斯的话。于是,当他看到克利切睁眼以后,想死的心都有了。
完了这样会不会让克利切暴露,会不会被杀掉,怎么办怎么办怎么办,克利切我对不起你呜呜呜。
当事人克利切皮尔森倒是一脸淡定。啧,老神棍戏真多。




“咳!今晚他(or she)死了,你要救吗?”
解药是要留给艾玛小姐的,不救。克利切摇了摇头。




“好的。天亮了,昨晚是平安夜。随机位置开始发言。”




tbc
这次貌似短了点1551
还有呼吸会乱那过系亲身经历

「all社」沙雕狼人杀1

高亮



all社沙雕向



狼人杀梗



内含园社园 欺诈组 律社



微量佣社 幸社 前社 裘社 牛社等等



侦探出没注意



不要在意逻辑辽



不对



我没有逻辑



沙雕要什么逻辑

日常ooc



「理不直气还壮」







































又是很无聊的一天,除了还在游戏里的菲欧娜、薇拉、玛格丽莎、伊莱(这什么沙雕阵容bushi)还有一个喜欢和尸体在一起的卡尔以外,所有求生者都聚集在了客厅里。







“好无聊啊......克利切想去溜裘克玩......”克利切靠着椅背,双手抱着头开口道,两条腿还翘在桌上。



“得了吧你,也不想想今天是谁皮断腿,开局秒跪的。”今天和克利切在一组的莱利翻了个白眼。



“你......”“得亏我还把你救下来了两次。”克利切的话还没说出口,就被莱利打断了。知道自己理亏的克利切只能闭上了嘴,咽回了他怼人的话,脸色阴沉的坐在一边。莱利则是一脸“看我多棒,快夸我”的高傲表情。



双方你看着我,我看着你,僵持不下。



“好啦好啦,皮尔森先生今天只是难得的失误了而已,”和他们同样是一组的艾玛终于是出来打破了这个僵局。



虽然说艾玛的脸上挂着微笑,可是这个“甜心小姐”看向莱利时的眼神让他不禁打了个寒战。



“还有,罗伊先生请您把您的手管理好,如果您还想要它的话。”艾玛朝瑟维友善的笑了笑。



瑟维没有动。



艾玛从工具箱里拿出了打火机和扳手。



瑟维依旧坚持不动。



“老神棍你没有听到伍兹小姐的话吗?”



瑟维讪讪地收回了自己正在克利切身上上下游走的手。







这瓜可真香。











然后所有人再次陷入了沉默。







“诶,对了,你们大家知不知道狼人杀啊。”小幸运突然问道。



“蛤?那是啥玩意儿?”



“恩......就是21世纪的一种游戏啦。”



“......”



“啊,对了,这里是18世纪来着。”小幸运如梦初醒bu,恍然大悟般的说道。



“所以性(和谐)鹅你到底是......”



“不过没有关系,我来给大家介绍一下游戏规则好啦....balabala(此处省略800字狼人杀说明)”小幸运可以说是非常自然的无视了奈布的问题。







“听起来有点意思。”克利切摸了摸他满是胡子的下巴。



“我也觉得有点意思。”瑟维赶紧附和道。



“我也......”







最后众人以12:1决定玩狼人杀。







于是莱利就被迫跟着这些小孩子们(还有一个试图混入其中的瑟维)玩游戏。







莱利:我心好累。











“现在有13个人,还需要一个主持人才行。”小幸运想了想,忽然一拍手。“有了!”







就这样,奥尔菲斯一脸蒙逼的变成了主持人。







奥尔菲斯:我特么都推演出了些啥玩意儿。你们特么在我脑子里干了些什么?我不是来找失踪的小女孩的吗?







尽管如此,奥尔菲斯还是接下了这个重任。不知道从哪里找出了纸和笔写下身份随机发给了每个人。















“那个......奥尔菲斯先生......您可以帮我看看我的身份是什么吗?”海伦娜对着奥尔菲斯的方向小声说。







“噢,好的。”奥尔菲斯赶紧走到了海伦娜身边,“你的身份是......小女孩。”



桥豆麻得,等等等一下,小女孩......这熟悉的词......还有......海伦娜她好像看不见吧......



奥尔菲斯本来就大的头更大了。



“咳咳,抱歉,各位,我们要重新发牌了。”











“好了,请各位确定自己的身份。”



接着奥尔菲斯走到了海伦娜身边小声道:“海伦娜,你这次是平民。”随便顺走了海伦娜的盲杖。







“天黑请闭眼,守卫请睁眼。”



艾利斯,不,威廉睁开了眼。



“请选择你要守护的玩家。”



威廉毫不犹豫的看向了克利切。要好好保护前辈呢。



“守卫请闭眼。小女孩请睁眼。”



小幸运睁眼。奥尔菲斯保证他看到他的推演替身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



“......小女孩请闭眼。狼人请睁眼。”



瑟维,奈布,莱利,艾玛和......小幸运睁了眼。



奥尔菲斯有点看不懂小幸运的操作。



原来可以这么玩的吗?







狼人们同样是一脸蒙逼。







算了算了,毕竟是小幸运想到的游戏,让他定规则好像没什么毛病。



奥尔菲斯这么想着,又恢复到了面无表情的面瘫脸。



于是接下来,奥尔菲斯就见证了小幸运精湛的演技。







不过好在这几个狼人都不是什么傻子。几个人瞬间就明白了这是这么回事,接着就陷入了互相猜疑。



小幸运:别看我我什么都不知道。



瑟维:......(思考



奈布:......(观察



莱利:......(推理



凯文:......(发呆



艾玛:啧,五个都是危险人物(情敌)



在几个人的眼神交流下,他们的视线最终聚集到了海伦娜的身上。







海伦娜总觉得有人在看着自己。











场外A:为什么选择首刀海伦娜?



Q:你永远都不会知道一个下水道里的孩子的感觉有多准。







“狼人请闭眼,女巫请睁眼。”



克利切眨了眨他的眼睛。



“今晚他(or she)死了,”海伦娜背后一凉,“你要救吗?”



克利切想了想,轻轻摇了摇头。



“你要使用毒药吗?”



还是摇头。







“天亮了,昨晚海伦娜死了。随机位置开始发言。”



















tbc































抱的梗噢

【社园社无差】沙雕娃娃


高亮

凌晨产物

ooc致歉

应该算是社园社

病娇黑化有

文笔逻辑没有

居然有题目

当沙雕看看就行辽









「呐呐,你听说过巫毒娃娃吗?」

“那是什么?”艾玛有些疑惑地望向路边忽然开口的女孩。

「它可以让一个人做任何你想让他做的事,包括......爱上你。而你只需要把可以代表那个人的东西放进娃娃里就行了。」

“!”

「不过,一定要随时把娃娃带在身上哦,如果让那个人碰到了娃娃......嘻嘻......那,可是会————的哦。」 

鬼使神差般的,艾玛用手中剩下的不多的钱买下了女孩手里的娃娃。

「你是我今天的第一个客人哦,作为一点点礼物,我就把娃娃的制作方式告诉你吧。」

“这个东西......真的有用吗......算了,先试试看吧。” 

克利切皮尔森对艾玛伍兹格外地好,不知道为什么。 

这是所有人都知道的事。 

可是艾玛伍兹喜欢克利切这件事只有艾玛一个人知道。 

当然,克利切喜欢艾玛这件事在被艾玛察觉到之前也只有他一个人知道。

“皮尔森先生会不会也喜欢我呢?”艾玛经常撑着脑袋望着窗外这么想着。“皮尔森先生如果也喜欢我的话,一定会来找我的吧!”

可是过了很久,两人的关系还只是停留在见面时只是互相打招呼的关系。

不过艾玛可不会错过克利切每次那微微泛红的耳尖和有点结巴的话。

“皮尔森先生应该也有一点喜欢我呢!他需要时间,再等等吧。”

可是艾玛等了很久,很久,久到让她怀疑她自己的眼睛是不是需要一副像莱利先生那样的眼镜,都没有等到那声告白。

正当艾玛为这件事苦恼时,她得到了那个娃娃。

“就算是只有万分之一的可能性......也试试吧......只要,可以让皮尔森先生和我在一起......”艾玛自言自语道。

“有什么东西可以放到娃娃里呢?” 



“皮尔森先生早上好啊!”艾玛怀里抱着一捧花向克利切打着招呼。

“伍兹小姐早上好。”克利切看着向他小跑过来的已经长大了不少的女孩,高兴得不得了。 

「伍兹小姐她怎么可以这么可爱!」克利切在心里吼叫着。(参考慈善家----呼喊buni)

“那个......皮尔森先生,可以给我几根您的头发吗?”

“当然没有问题,伍兹小姐。”

 
「把克利切的头发全部都给您都没有问题伍兹小姐」克利切差点就把这句危险发言说出了口。 

“不过......您要这个做什么?”

“这个嘛,皮尔森先生以后会知道的!”

“唔......好吧。”克利切想了想,没有追问下去。 


“我想让皮尔森先生向我告白。” 

手巧的艾玛很快制作好了娃娃,并按那个女孩告诉她的一样念起咒语。

「我看见爱 
我希望爱 
我握着爱在右手心 
渡海越过大地而来 
我握着爱在左手心」

“呼......好了,现在只能等着了。”

毫无戒心的少女并没有听到停在门外的脚步声,也没有注意到门缝中的人影。 

“伍兹小姐!克......克利切想邀请您去花园!今......今天下午。”第二天的一大早,艾玛就听到了这句话。 
“好啊。”艾玛看着面前终于鼓起勇气邀请她的克利切,表面上还是礼貌的微笑着,内心却早已狂喜不止bushi

那个娃娃真的有用! 

当天的下午,克利切就在花园里和艾玛表了白。

艾玛自然是十分欣喜地接受了,可是同时,她总觉得不太自在。 
就好像,这份爱,本来不应该属于她。并随时可能会失去。

而愈是害怕失去,就愈是会抓得更紧。

「独占欲」

不,皮尔森是我一个人的,他的爱也是属于我的。 

不过,“事实”总有一天会被公之于众。 

艾玛虽然是非常小心的把娃娃随时带在身上,可是,总会有失误的那么一天。

“诶......我的娃娃呢,怎么不见了!” 

有一天艾玛突然找不到她的娃娃了。 

“糟了!我肯定是把它忘在什么地方了!” 

艾玛急得满头大汗,在房子里上窜下跳左右横跳到处寻找着自己的娃娃。 

“娃娃!娃娃你在哪啊!ballball求求你快出来吧!”艾玛都要哭出来了。 

克利切自然是在很远的地方就看到了艾玛,但是艾玛好像并没有注意到他。 

他想了想,没有上前和她打招呼。

娃娃......就是艾玛一直带着那个所谓的“诅咒娃娃”吗?克利切想着。 

什么?你问克利切是怎么知道的?那当然是因为他有一天经过艾玛房间门口的时候听到了说话声。他知道这很不礼貌,不过好奇心还是驱使着他偷听了艾玛的话。 
他是不相信诅咒娃娃这些玄学的东西的,不过这让他知道了艾玛其实也暗暗爱慕着他,也正因如此,他才有了向艾玛表白的勇气与信心。 

咳咳,话说回来 

直男克利切看到了艾玛因为找不到娃娃而如此焦急的样子,才终于意识到艾玛把他对她的爱归功在那个娃娃身上了。

克利切有些头痛。

表白的时候就应该解释清楚的。 

算了,现在应该还来得及。只要在艾玛小姐之前找到娃娃然后再去和艾玛小姐说清楚就好了。

事实证明克利切想得还是太简单了。不过这是后话了。

“啊!找到了!就是这个吧!”

克利切小声惊呼道。

他在钢琴边发现了那个娃娃。

“也不知道它为什么会在这里......不管那么多了,先去找伍兹小姐吧。”

“伍兹小姐!”

“有什么事吗,皮尔森先生?”

艾玛看着向自己奔来的克利切,强压下心中找不到娃娃的烦闷焦急,硬是挤出了一个微笑。

“伍兹小姐,这个娃娃是您的吧。克利切在钢琴旁边看到的。”克利切一边说着,一边把娃娃交到了艾玛手上。

“......”

看到娃娃的一瞬间,艾玛想到了那个女孩的话

「如果让那个人碰到了娃娃......嘻嘻......那,可是会让他在不久以后,永——远——憎恨你的哦。」 

艾玛眼神一暗,随即接过了娃娃。

“谢谢您,皮尔森先生。”







皮尔森先生

您会不会不爱我了

我要让您一直爱着我


我、会、让您一直爱着我

永、远,都离不开我 

艾玛是这样的想着。 

但是,该怎么做呢? 

小小的艾玛想啊,想啊...... 
终于,她想到了一个办法。

可以做一个稻草人先生来当作娃娃呢。

就这样,艾玛做了一个又一个稻草人。

要是皮尔森先生也可以和这些稻草人一样乖巧听话就好了。艾玛想到了克利切,不禁觉得有些遗憾。 

接下来只要把能代表皮尔森先生的东西放进去然后念出咒语就行了吧。

这样,皮尔森先生就会一直爱着我,眼里只有我了。 

有什么能比皮尔森先生本人更有代表性呢?

对吧 




「我看见爱,我希望爱。」

黑发的少女轻轻地踏上了工厂的废墟

「我握着爱在右手心,」

少女的手里正推着沉重的行李箱

「渡海越过大地而来,」

少女弯下身子,轻声安抚着躁动的灵魂

「我握着爱在左手心。」

“亲爱的,也许,没有温度的你,才是我所需要的。”





Fin


好的没错就这么突然的结束辽

突然想到的梗罢辽

ooc致歉

因为官方给第五人格的人物的性格设定真的很少

没有辽


【佣社/欺诈】脑洞不配拥有姓名

高亮
写作业写到一半的产物
无脑ooc
前期可能有一点点,真的就一点点病娇
年龄操作
(伪)父子
能接受的话那就start辽





0



恶心



他只感到恶心



对这样的感情



对有着这种感情的自己




1

奈布•萨贝达年纪不大,但他曾是一名雇佣兵。

所有人都知道。

也就是在所有人都将他拒之门外的时候,克利切和瑟维收留了他。


2

那个时候两人还只是单纯的合作与同居的关系。

二十刚出头的克利切经营着一家孤儿院,而瑟维刚开始一个人进行演出。

两人都不算是富裕,却还是留下
了这个不过十几岁却浑身是伤的少年。


3

转眼间近十年过去了,名叫奈布•萨贝达的少年已经长大成人,克利切和瑟维也有了进一步的发展。

三人之间的关系渐渐微妙了起来,就好像是和睦的一家人。


4


不过奈布并不满足于这种关系。



5

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奈布对克利切•皮尔森,一个几乎是相当于自己父亲的人,产生了一种奇怪的情感。


6

我不知道那是什么。


他这样欺骗着自己。


但每当他看见那人和瑟维亲密的样子,亦或是当他经过那人房间时无意间听到的,轻微细碎的呻吟,都让他觉得心中升起一股无名的怒火,但又不由得兴奋不已。


他始终骗不了自己。



他的内心告诉他,他想要占有那人。



他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



真恶心。



他的内心叫嚣着。


他开始厌恶自己,厌恶这种情感。


他不止一次梦到自己沾满鲜血的双手。

但随着这种感情越来越强烈,他的自我厌恶也就越来越淡。深深的背德感使他越来越渴望那个人。


想占有他。


终于,有一天,这个想法占据了他的内心的每个角落。


他无时无刻不在想着这件事。


可那人身上不慎露出的,欢愉后的痕迹,无不在昭示着那人属于谁。


那可真是碍眼,他小声对自己说道。


7

所以奈布一直在等待着一个机会。

他总有一天要把克利切夺过来,彻彻底底的变成自己的所有物。


8

机会终于是来了。


克利切和瑟维大吵了一架, 瑟维摔门离开了。

一周了......两周了......

瑟维没有回来。

克利切在家喝得酩酊大醉。

奈布当然知道克利切酒量不好,也知道他喝醉后会发生什么,但他没有阻止事情的发生。


9

就这样,克利切被奈布从客厅抱回了房间。

哦,当然是克利切的房间。为什么不回奈布自己的房间?

奈布当然是有意的。

忘了说了,克利切和瑟维俩人在一两年前就同房了。


10

第一次做这种事的奈布并不清楚应该怎么做。
他害怕会伤到克利切,只能是强忍着下身的胀痛,非常小心又耐心的给那人做了扩张。

随着手指渐渐侵入,身下的人意识不清地迎合着他的动作,嘴里泻出的细碎呻吟让奈布感到了一阵兴奋与满足。


不,还远远不够。


奈布这样想着。


我要让他成为我的

彻底地。


11

他听到了门外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也看见了未紧上的门外那熟悉的身影,反而像是示威一般的加重了下身的力道。

他对自己说,只要这样,门外的那个人就会离开,永远的,不会再回来。


亲爱的,他真是个可怜人,他又想要开始欺骗自己了。

他想要假装没有看到门外那人手上的黄玫瑰,也想要假装着自己没有听到身下的人释放时喊出的名字。


瑟维。


可他做不到。

他再也装不下去了。

他装不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

皮尔森先生,您爱的始终不会是我吗.....
他如是喃喃道,随后苦笑了下。

这样也好。

结束了。

是我的错。

我不应该打扰他们。
是时候放弃那痴人说梦般的幻想了。


这种感情,果然还是不要被知道的为好。



12

奈布开始后悔他一时冲动而做出的事了。

他不想让克利切知道这件事。

尽管这样奈布还是冒着克利切随时都会醒来的风险把他抱去进行了清理。
在卧室里就有浴室还真是方便。奈布这样想着。

待会儿还要去把罗伊先生找回来好好解释一下。


一定会被赶出去的吧......


把床重新铺好,把还在睡眠中的克利切轻轻放在了床上,盖上被子。
打开窗通风,清冷的月光进入房间,照在克利切脸上。
奈布就这样看着他出了神。

请让我再好好看看您吧,皮尔森先生。

也许

这就是最后一眼了。


奈布就这样轻轻吻上了克利切的唇。


13

没过多久,奈布从房间出去了。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瑟维正面无表情地站在门口,手指间夹着一根没剩多少的的烟,看样子已经是站了很久了。

奈布看不出他现在的心情如何。

瑟维把玫瑰留在了门口,转身并示意奈布跟上。


“萨贝达,我觉得我们需要谈谈。”



14

阳台上的风有些大,吹得奈布的头有些发涨。


两个人就这么并排坐着,沉默的坐着。

最后还是瑟维先开了口。

“奈布•萨贝达。”

瑟维的声音有些沙哑。

瑟维停了下来,叹了口气,说,“我清楚克利切他喝醉后会做出什么,你也还只是个孩子。”

瑟维顿了一下,看奈布低着头俨然一幅做错了事的小孩子并不打算开口的样子,无奈道,“这次的事我不怪你。”
奈布猛地抬起了头,睁大了眼睛,一脸不可置信,“克利切什么都不会记得,我也会当作什么都没有发生什么都没有看见。”


“......”


奈布动了动嘴唇,想要问瑟维这么做的原因,却什么也说不出。


“好的......我知道了,罗伊先生。我今晚什么都没有做,也什么都没有看见,什么都没有听见。”


“不早了,你也去休息吧。”


看着奈布离开的背影,瑟维无奈的笑了笑。


“不知不觉的就和克利切一样把这孩子当成自己的孩子了呢。根本狠不下心教训他啊。”这是瑟维昏昏沉沉地睡去前想到的最后的一句话。


接下来是猛男[划掉]沙雕时间| ᐕ)୨

15

“嘶......”

克利切第二天早上起来时感到了一阵腰疼,使劲敲了敲自己的脑袋,却什么都想不起来。
房间也是干干净净,不像是发生过什么。

克利切揉了揉自己的腰,打开房门,一眼便看见了地上那支黄玫瑰。


“嘁......这么老土的道歉方式一看就知道是谁干的。”


尽管克利切一脸不屑的样子,他的身体还是非常诚实的弯下腰......腰......

“疼疼疼疼疼!”
克利切有在忍住不骂人。


最后克利切还是蹲了下去把花捡了起来。

花是在这了可是老瑟维人呢?
奈布怎么也不在房间里?

克利切有些迷茫。

抱着到处转转,顺便找下人的想法,克利切一路溜达到了阳台,然后就看到了靠在阳台边睡着了一样的瑟维。


“嘿,老神棍,干嘛呢。”

克利切踹了踹他。

“啊......?克利切你来啦?啊嘁!”

瑟维的道歉就这样被一个喷嚏打断了。

“啧,让你睡在外面。”克利切不爽的撇了撇嘴。

瑟维知道自己的爱人还在生自己的气,从地上一骨碌爬了起来,把克利切紧紧地抱在了怀里。

克利切想推开他,无用。

“克利切!我错了,对不起!”

“噫!”

克利切抬头,嫌弃的看了正泪汪汪地望着他的瑟维一眼,“老神棍这不是你把鼻涕蹭在我身上和把你那该死的感冒传染给我借口。”

瑟维委屈巴巴的表情让克利切想到了某种大型犬类。

“算了算了,这次就勉强原谅你好了。”克利切看着眼前脸上瞬间春风荡漾的人,默默翻了个白眼。

今天的瑟维怎么傻了吧唧的。

于是两个人都没有注意到身后不远的阴暗处正咬着手帕的奈布(bishi)


16

“话说回来,瑟维,你知道昨晚发生了什么吗?”克利切问。

“啊?我不知道啊。昨晚我回来的时候你已经睡着了呢。”
瑟维终于是看到了不远处的奈布,依然面不改色的编着故事。
“你去问问萨贝达吧,他应该知道。”
瑟维继续把奈布往坑里推着。


worinige


奈布偷偷地朝瑟维比了个中指。


克利切终于也看到了奈布,正打算开口,不过奈布抢先了一步。

“皮尔森先生您昨天晚上喝醉了,我把您带回房间后您就睡着了。”

“啊,这样啊。”
克利切自然是相信了,他从来不会怀疑奈布说的话。

奈布总算是松了口气,又偷偷地朝瑟维吐了吐舌头。


我去你了个老瑟维。




fin

就是这样草率的结束辽
最后bb几句

其实这篇本来想的是意识流,结果越写越水。
构思(不你没有构思x)的时候想了很多个人de心理,写出来的自己都看不太懂(bu)。
就比如想写奈布布矛盾的心理结果写得像病娇和人格分裂一样www

没有然后辽

总之很感谢看到这里的您| ᐕ)୨

滚去写作业辽

沙雕预警
非常不走心也不走肾的改图| ᐕ)୨

【社园/欺诈】沙雕小短片

高亮
沙雕脑洞
巨ooc
没有文笔
all社
微量蝶盲/蛛机
有错字的话请戳我

艾玛伍兹和克利切皮尔森的婚礼在克利切求婚成功后的第五个星期四举了。考虑到大家都还在庄园里,地点就定在了红教堂。荒废已久的红教堂也因此进行了重新翻修。

——————————————————————————
婚礼前

美智子和瓦尔莱塔花了一个多月的时间给艾玛
设计制做了好几身婚纱。

“我还从来没有参加过婚礼呢!”瓦尔莱塔兴奋的说着。“婚礼的话......妾身倒是参加过呢。只是遗憾没有举行完罢了。”

瓦尔莱塔大概清楚在这位小姐的身上曾经发生过什么,但不知道这个时候应该说什么,于是两人之间的气氛逐渐尴尬。

最后还是美智子打破了沉默“不过我现在有小海伦娜了,”美智子笑了笑,“过去的事就让它过去吧。”瓦尔莱塔想到了自己的特雷西,也笑了笑,不知道以后自己的小特会不会举行婚礼呢,瓦尔莱塔想着,然后低下头开始继续吐痰,不,吐丝。

另一边,杰克的花园里。

“不,我拒绝。”是杰克的声音。

里奥撸起了他的袖子,等等,他有袖子吗,算了不管了,反正,里奥表示他生气了,并拿起了他的脆脆鲨。

“裘克,班恩,帮我把杰克按住。”

两个声影突然出现,一左一右把杰克死死的摁在了床,咳咳,地上。

“不!你不能动我的玫瑰花!”杰克叫道。

“得了吧伪绅士,你那些玫瑰花有什么用。”

“我的手杖需要她们!”

裘克翻了个白眼。
班恩不想(能)说话。

“你们怎么可以帮里奥一起欺压弱小!”杰克很是不平。

裘克突然俯下身子凑近杰克耳边,
“里奥昨天刚刚做了四个新的园丁娃娃。”

那一天,杰克终于想起了被监管者一哥支配的恐惧。

于是,里奥就这样收割了杰克的所有玫瑰花来给婚礼做装饰。

虽然说要举办婚礼,游戏还是要正常进行。
于是这项工作就由哈斯塔、宿伞兄弟承担下来了。

你问我约瑟夫要干什么?
当然是拍照啊。

监管者们都忙碌起来了,那么求生者们在干什么呢。

这也是克利切想要知道的事。

对于他要结婚这件事,庄园里的男性求生者们没有什么表现,不仅没有祝福,甚至还有几分刻意在躲着他的意思,都不愿意和他一起组队。

还有就是前几天他到老瑟维的房间去找瑟维唠嗑(bushi),结果却发现瑟维,奈布,莱利,幸运儿等人竟然在非法聚众,一看见他进来,明显都吓了一跳。克利切问他们在干什么,几个人却打着哈哈企图蒙混过关。

相比之下艾玛那边就正常多了,该怎么样就怎么样,与大家也还是有说有笑的。

克利切:???
克利切做错什么了克利切委屈

当然,克利切直到婚礼当天都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时间分割线—————————

婚礼当天

“接下来有请新娘新郎入场!”老瑟维穿着婚礼司仪的服装,有模有样的在台上走着流程。

约瑟夫在台下咔咔的拍着照片。

里奥牵着艾玛的手缓缓入场,随后把艾玛的手交到了克利切手中。

“艾...艾玛小姐.....您...您今天真漂亮。”克利切因为太过紧张与激动,口吃的毛病又犯了。艾玛露出了灿烂的笑容,“克利切今天也很帅气呢!还有哦,以后我们就是夫妻了,说话不需要带敬语啦!”“好...好的,艾玛小姐。”

艾玛的老父亲里奥看着这场面,想到一句话“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忍住冲上去把皮尔森拽下来的冲动,把另一只手里的园丁娃娃攥得更紧了一些。

“艾玛·伍兹,你是否愿意嫁克利切·皮尔森为妻,爱他、安慰他、尊重他、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不论他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他,直到离开世界?”

“我愿意。”

“克利切·皮尔森,你是否愿意娶艾玛·伍兹为妻,”

“3”瑟维顿了一下

“爱她、安慰她、尊重她、保护他,像你爱自己一样。”

“2”瑟维看了台下的奈布一眼

“不论她生病或是健康、富有或贫穷,始终忠於她,直到离开世界?”

“1”瑟维露出了一个微笑

“我......”

“0!”

教堂里瞬间被浓烟笼罩

“咳咳...咳...艾玛小姐!您没事吧!”克利切被烟雾呛得咳嗽了几声,然后急忙去查看艾玛的情况。
“我没事,克利切。”在听到艾玛的声音后,克利切绷紧的神经稍微放松了一些。

就在下一秒,克利切就被打横抱了起来。

克利切:???what's the f**k?

“真是抱歉啊,伍兹小姐,这个克利切可不能就这样给你,我就先把他领走咯!”

“老神棍?!”克利切还有些懵。

烟雾开始渐渐的散去了,宾客们也总算是看清楚了台上的情况:克利切被瑟维抱在怀里,艾玛,艾玛怎么变成黑白的了???

里奥已经坐不住了,从怀里掏出了他的40米脆脆鲨,然后......

“嘭!”

整个红教堂仿佛都震了一下。

“哇!这个信号枪好好玩!”库特:好奇心发动。

紧接着威廉,莱利,幸运儿各自拔出了信号枪,对着裘克,杰克和班恩一人来了一枪。

三个躺枪的监管者:???

哈斯塔&宿伞二人:你们人类(西方)的婚礼都这么刺激的吗?

约瑟夫还在咔咔的拍照。

美智子和瓦尔莱塔护住了自己的小海伦娜,小特雷西和小吴克。

艾玛不知道从哪里拿出了一个扳手。

突然,一条闪亮的小皮鞭从空中划过,准确地把艾玛套住,拉走。
艾玛就这么被凯文扛在了肩上。

“holy s**t!凯文你**的把我放下来!”艾玛一边骂着一边用扳手敲着凯文的头。
正义需要我,克利切呼唤我。
(克利切:克利切什么时候呼唤过你了?)为了克利切,这些疼痛不算什么。

瑟维看着信号枪的效果时间快到了,放了几个分身就向着大门跑了过去。

奈布已经把大门打开了。

直到这个时候,反射弧绕地球三圈的克利切才终于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

“老神棍你把克利切放下来!”
瑟维hantai笑了笑,克利切觉得背后一凉,乖乖闭上了嘴。

“咚!”
凯文倒地了。

“快走!”
凯文发送了消息。

“走吧,罗伊前辈。”一直没有开口的奈布看着克利切一直被瑟维抱着,心里有点不爽,“他们应该快追上来了。”

果不其然,靓仔的拉锯声和园丁娃娃的脚步声响起。

“那好,我们走吧。”瑟维看了奈布一眼,然后又低下头看着克利切。

“克利切·皮尔森,余生请多多指教。”

——————————————————————————

杰克:克利切被抢走了5115
裘克:好在是在结婚的时候被抢走了
杰克:现在怎么办
裘克:咱们去把他抢回来好了
杰克:好主意

疯了疯了

求生者宿舍

瑟维:你们俩来这里干嘛?
裘克:老子来这和你有关系吗?
瑟维:没看到门口的字吗,监管者禁止入内。
杰克:你以为我和靓仔会把这个放在眼里吗?
瑟维:庄园主贴的
裘克&杰克:......

人间不值得

Fin

最后bb一句
我这辈子都不会吃欺诈的
真香

【杰社/社园】第七次相遇 [上]

高亮

算是前面一篇没有名字的前传吧

起名废
xxj文笔
ooc严重
半小时爽文
请各位不要带脑子观看| ᐕ)୨
文中“我”为杰克视角
我流“好孩子”杰克

——————————————————————————
我第一次见到他是在伦敦的街头。

大雾笼罩着这座城市,模糊了人们的视线。一个戴着帽子孩子飞快的从我身旁跑过,撞到了我的肩。我下意识摸向了自己放着钱包的地方,发现那里已经空空如也了,暗叫一声不好,便转身去追那个孩子。

现在这年头,扒手可不少见。

我的体力并不算好,可那毕竟只是个孩子,在拐进了一条小巷子后便被我追上了。我这才发现,他大概只有8、9岁,比我想的还小。
孩子看起来惊讶极了,显然是没有想到我这么快就追了上来。他抱着我的钱包,一双眼睛在帽檐底下恶狠狠的瞪着我,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让我不禁感到有些好笑。

“别这样看着我,”我尽力让自己看起来真诚一点,“我只是想拿回我的钱包罢了。”

他依旧不打算放手,用怀疑的目光打量着我。

“哎......”我无奈的叹了口气,“你看,我也没有叫巡警来,我只是想要回我的钱包,它对我很重要。”
那孩子犹豫了一会儿,终于是把钱包还给了我。

“谢谢。”我对他说,“对了,孩子,你的名字是什么?”“......克利切为什么要告诉你。”“噢,好的,我知道了。”那孩子气呼呼的跑开了,我也没有拦着他。
“克利切是吗......我记住了......”

第二次遇见他是在里奥家里。

里奥是我的一个朋友,他经营着一家军火工厂。那年他邀请了我和莱利去他家庆祝他女儿丽莎的生日。

我很早就到了,于是就坐下和里奥攀谈了起来。正当我们聊得愉快的时候,一阵有节奏的门铃声打断了我们的谈话。
“岳父好啊!克利切来看丽莎了!”听到这个名字,我猛地回头,想看看来的人是谁,却被里奥挡住了视线。“去去去,你这混小子。我们家丽莎才多大,你就一天到晚打着她的主意。”“略略略。”
我这才看清了来者的面孔。分明就是几年前那个孩子,看起来16、7的样子。他带着疑惑的目光看了我一眼,不过似乎是没有认出我。
“噢,老朋友,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克利切皮尔森,是我家隔壁孤儿院的朋友,现在在代管着那家孤儿院。”里奥一边介绍着,一边把克利切拉进了房间。
“噢,对了,我记得我和你说过我也是那家孤儿院的。”里奥补充了一句。
“哦......您好。”他没有问我的姓名。“里奥!克利切现在可以去看丽莎了吗!”“去吧去吧,你这个臭小子。”随后,他就消失在了我的视线中。

那之后又过了一两年,我第三次见到了他。

那是在一个大雨瓢泼的深夜,我刚外出处理完了些事,但因为太晚了,打不到车,只能自己走回家,好在我带了伞。
路过一个巷子,隐隐约约听见里面传来骂声和笑声。
我本来是不打算管这些事的,可是好奇心还是驱使着我往里面看了一眼。
这不看不知道,一看不得了。几个混混正把一个青年围在中间殴打。青年已经跪在了地上,毫无还手之力。
“嘿!你们在干什么!”我大声呵斥到。几个混混抬头看了我一眼,貌似是了解了我的身份地位,骂骂咧咧地走了。
我赶紧上前去查看那个青年的情况,却意外的发现这张脸十分的熟悉。
“克利切!”我小声惊呼到,却发现他已经晕过去了。
我急忙抱起他,向着医院的方向跑去,也来不及去管有管鲜血和污泥会不会污染我的衣物。

“黛儿小姐!请您治疗他!现在!”黛二医生看了看我,又把目光移向我怀中的人。“杰克先生......您知道他是谁吗?”“......”我沉默了。我除了知道他的名字叫做克利切皮尔森以外什么都不知道。
“您既然不清楚,那您又是为什么要救他?”黛儿小姐看起来很了解他的样子。

“我......我不知道......”

“......算了,我帮他治疗就是了,”黛儿小姐看样子是不打算问下去了,“那医药费怎么办?以他的经济状况......”

“我来付。”

——————————————————————————

tbc

最后bb一句
国庆节是个好东西

为什么我喜欢的都是冷西皮!
哭了
到第三次了才刚刚出现感情线
我到底在干什么
以及
下篇老瑟维应该出现辽

【杰社/社园】别想了没有题目


高亮
沙雕画手第一次发文
人物是官方的,ooc是我的
我流克利切杰克
毫无逻辑
看看就好
短得一批

真实经历改编
————————————————————————
“哇啊!”随着一声惨叫,艾玛倒地,被第二次挂上了椅子。而场上可以行动的求生者只剩下了克利切皮尔森。
“伍兹小姐!”该死的,又没有保护好伍兹小姐。克利切暗骂了一声,立刻扔下了已经破译了一半的密码机,飞快地向椅子的方向跑去。“站着别动,克利切来帮你!”

这局的屠夫是杰克。克利切咽了口口水,握紧了手里的手电筒,“克利切今天就要溜他到绝望。”

让克利切没想到的是,杰克那个大猪蹄子居然传送走了。

“这家伙.....该不会是个傻子吧.......”克利切表示他有点看不懂这波操作。

不懂归不懂,救人归救人,克利切趁着这个机会赶紧把艾玛救了下来。
就在克利切准备治疗艾玛时,心跳伴随着红光出现,越来越近。

“艾玛小姐,快跑!克利切来抗刀!”“可是...皮尔森先生...”“没有可是,快跑!”
出于对皮尔森先生能力的信心,艾玛咬了咬牙,向着红光的反方向跑去,而克利切则是打开了他的七彩手电筒真射杰克的眼睛,不,等等,他好像没有眼睛。
不管了不管了,反正就是要把杰克照晕给艾玛小姐争取逃脱时间就是了。

然而杰克就像是看不到他一样,一边蛇皮地躲避手电筒的光一边朝艾玛逃跑的方向追了过去。
可怜的克利切先生根本追不上隐身状态的杰克,只能眼睁睁看着艾玛小姐被击倒,然后被挂上椅子上了树。

看着艾玛小姐被淘汰了,克利切觉得自己也逃不掉了,干脆不跑了,就地坐了下来,等着倒地之后直接投降算了,伍兹小姐没了,奖金什么的也无所谓了。

接下来杰克又做出了出乎克利切意料的事,他没有把克利切击倒,反而是开始在克利切周围贴涂鸦。

于是两个人,欸不对,杰克是人吗,好吧那就一个人和一个不明物种就这样对视了,不,僵持了许久。
“......”克利切表示自己心好累,算了,还是老老实实去把最后一台机修完吧。

行动力满分的克利切一下子从地上爬了起来,抬头看了看,朝离自己最近的一台机子跑了过去,杰克就屁颠屁颠的跟在他后面。

克利切的旧习让他很快就触发了校准,但那短到几乎只有完美校准的判定区域让他愣了一下,紧接着一股电流在他指尖炸裂看来,疼得克利切一下子收回了手。
“worinige”
接收到了克利切怨念的目光和手电筒七色的光线的杰克乖乖的走得远了一点。

终于,不知道过了多长时间,克利切总算是开开了最后一台机子,然后,倒地了。!??
于是杰克就在克利切疑惑的目光中,把他公主抱了起来。
“唔啊啊杰克你个天杀的混蛋!你他喵的把克利切放下来!”克利切瞬间涨红了脸,像只被踩到尾巴的猫开始疯狂地挣扎起来,同时拿着手电筒拼命的砸杰克的头,不过并没有什么用。

“为什么。”在开门的时候,克利切这样问杰克。哦,他好像忘记了,我们的杰克先生现在还不能说话。
杰克当然是没有回答他,而是将一只玫瑰花和一张卡片交给了他。卡片的封面上写着“将在游戏结束后打开。”

最后我们的克利切先生当然还是不情不愿的被抱出了门。在克利切被放下前,杰克用他脸上本来属于嘴唇的地方轻轻蹭了蹭克利切的额头,这一举动又让克利切挣扎了起来,然后成功的从杰克怀里掉了下来,直接出了门。

在人影消失后,杰克终于能发出声音。
“下次见,我的小先生。”

克利切在从庄园主那里领走了奖金后,正盘算着用这笔钱给伍兹小姐买点礼物,突然想起了那张卡片。从口袋里掏出卡片,打开,上面写着一行漂亮的花体字:
Because of love

————————————————————————
观战席
艾玛[另一面]:杰克啊,胆儿肥了啊,我的人都敢抢了
瑟维:克利切明明是我的人,别瞎说
奈布:......前辈是大家的,我们要公平竞争
艾玛[另一面]:但是克利切只喜欢我哟~
瑟维:......
奈布:......
瑟维:萨贝达,咱们把她解决掉吧
奈布:......好啊
克利切:你们在说什么鸭
瑟维&奈布:不什么都没有发生

Fin

最后bb一句

突然爱上杰社是因为有三个佛系杰克佛了我家的克利切[没错就这么简单]其中一个还去了红教堂| ᐕ)୨

最后的最后
我永远喜欢克利切,不管官方怎么搞事